黄瓜视频最新官方
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独宠妖后

更新时间:2019-10-11 10:33:32

独宠妖后 已完结

独宠妖后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游走的精灵分类:穿越主角:端木泽乔悠澜

完结小说《独宠妖后》是游走的精灵所编写的穿越类小说,主角端木泽乔悠澜,书中主要讲述了:轻纱滑落,露出乔悠澜绝世的容貌,就如荷花初绽,更似寒梅傲雪,百般妩媚,千般诱惑,端木泽怔忡的看着她的脸道:“澜,你终是回来了吗?”“是,我是来取你的命!”说着一把长剑便直指他的咽喉。端木泽却闭上眼睛道:“澜,如果你要我的命,我可以随时给你,因为他本就是属于你的。”“我说过,你若负我,我便会用这断情剑杀了你。”如冰般寒冷的声音从女子的口中传出。血顺着端木泽的脖子一滴滴的流下,女子如花的面容上却闪过冷冽的笑意,可是转瞬乔悠澜就泣不成声:“为什么,为什么……我等了你整整三年,你却并没有出现,而是和别的女人成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水煮元宵

蒋芙这一“住院”,等真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要带走的杂七杂八的小物件着实不少。

端木泽说身上有伤的病人一定要勤换衣物,也不知从哪里弄来好几套干净样式又清新别致的衣服,让蒋芙一天换上两套,就连我也未能幸免,陪着蒋芙每天都有两套新衣穿。

而逗人开心的玩偶,水晶球之类的东西断然是不会少的,端木泽一股脑的买了来,然后三个人就像小孩子一样拿在手里把弄着,直到吃饭或者是蒋芙吃药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

现在这些用过的物什,真要就这么扔了还真是有些不舍。端木泽看了看打了几个包裹才装得下的“病中伙伴”。摇了摇头说:“好,这些都带上,我会找人来拿。”

想不到端木泽竟是这样的善解人意,这近十日的十光,好像我和蒋芙说过的话,他都当做金口玉言来执行,还从来没有惹得我们不开心过。

端木泽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猜不到,不过从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无害笑容,可以看得出他确实也是很开心的。

有马车早在医馆外面等了,扶着蒋芙上了车,我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掀开帘子我看到端木泽正站在外面脸上有犹豫之色,我摆了摆手说:“端木,如果不放心就上来吧!”

听到我这么说,端木的脸色变了变,但随之一个侧身也坐上了马车,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在刚才端木上马车的时候,我还闻到那么一股淡雅的香气,在医馆里不觉得,到了外面一吹风马上就觉出了这种令人安心的味道。

刚想调侃他几句,蒋芙却皱起了眉咳嗽了起来,用手给蒋芙拍了拍,有一会儿蒋芙的气才算平复。

其实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老朗中曾把我和端木泽请到一边,告诫我们:“虽然蒋芙的病看来是好了,不过马蹄踏在胸口,任人都会留下后遗症,如果要根治,还需要龙吟草的帮助。”

“龙吟草得来定是不易?”端木泽早已想到这一层。

“在杏花镇的北山上就有,不过北山实在是险恶……”老朗中说道。

“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端木泽对老朗中说道,而目光却一直望着我。

哒哒的马蹄声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停了下来。想到那一天我和蒋芙初来公孙府的情形,心下不禁紧了紧。

我和端木泽扶着蒋芙下了车,公孙夫人正在门口举目张望着,蒋松更是焦急到双眼发红。

“多谢端木公子,蒋芙烦您这么多日的照顾。”公孙夫人看向端木泽,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恭敬,甚至都没有把目光分给被扶在中间的蒋芙。

“妹妹,伤都好了吗?”蒋松过来拉过蒋芙的手。

还好,现在的蒋芙外表看来并无大碍,也没有病后初愈的苍白,尽管可能会落下病根,但这一刻还不至于让蒋松太过担心。

公孙夫人并没有向我投来怨恨的目光,看来她还并不知道蒋芙是因为我才被马蹄踏成重伤,我握紧了蒋芙的手。

端木泽淡然的看着公孙夫人,脸上看不出情绪,显然公孙夫人刻意的恭敬与拘谨并没有让他感到不适。

公孙三姐妹晚一些时候才出来,她们看到端木泽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就恢复了常态。

端木泽在门口挥手作别,他走的时候,突然转过身向我的方向望了一眼,神色顿了顿,但很快就转身,大步跨了出去。

在丫环下人的陪同下,一大群人走向公孙府的深处,仿佛一切都如蒋芙初来时的那天一样。

在公孙府正厅,公孙夫人端坐在椅子上,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她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我的脸,就像要从我的脸上非要弄出来蒋芙受伤的原因不可。

还好蒋芙甜甜的唤了声姨妈,才把公孙夫人的笑容给唤了出来,她侧过脸看了一会儿蒋芙,然后说:“芙儿胖了。”

“是吗,姨妈,我就想着回到府里,姨妈会认不出我呢!”说着就轻笑起来。

公孙昭小声说了一句:“芙姐姐就是没有心机,被人害了都不可知。”说完便剜了我一眼。

这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想来蒋芙和我那日在街上的境遇,她们也是听说了。

现在公孙府里的人一个个对我有了敌意,仿佛我就是置蒋芙于死地的那个最可恶的人。

晚上,我自己一个人到外面去透风,有清扬的风刮过来,带了初秋的气息,有丝丝的凉,就像现在的心情。

一个人影突然闪到了眼前,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再抬眼的时候,却发现来人正是端木泽。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惊讶道。

“来,看你……”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说:“有没有被公孙府上的人欺负。”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心底的酸楚也被勾了上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说:“人在大灾大难面前总是偏激的吧!”

“就这么豁达吗?还是装出来的样子!”端木泽戳破我的话语。

“不管怎么说蒋芙是和我出去才受的伤,而我却没事。”我找出一些能接得上的话。

“那是因为有我护住了你,你才没事,否则……”端木泽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他这个人说话总是漏掉后半截,这样很好玩吗?

发现我的手臂一紧,接着整个人便被端木泽带到了旁边的暗影里,我刚要开口,就看到几个人影落在了夜色里。

看他们的打扮说是盗贼又不像,那么他们穿着一身夜行衣到公孙府里来做什么?我屏住呼吸看院子里的动静,他们好像奔向了公孙府的东院。

“要不要看看热闹?”端木泽附在我耳边道。

本来害怕那几个黑衣人伤到我自身的安危,但一想到有端木泽在身边,我开口道:“这场戏,我们一定要看。”

端木泽托着我足尖轻点毫无声息的跟那几个黑衣人的身后,见那几个人进了一间屋子,端木泽翻身跃上了屋脊。

当我的脚落在几丈高的瓦片上的时候,身子一抖向前栽去,一个温暖的怀抱环住了我:“急着下去吗?”

夜色下端木泽的双眼流动着如泉水般的光亮,我别过头说:“在这里好像看不到什么!”

端木泽轻轻的揭开瓦片,再看向屋内的时候,就看到几个黑衣人正在翻着什么,一排排立着的好像是书架。

这几个人不会是大晚上的只是到公孙府里来找几本书这么简单吧!而他们的确只是在书架边翻了一阵,然后又随手将翻乱的书整理好,最后两手空空的离开。

端木泽把屋顶上的瓦片移回原位,不知道何时我已经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在淡淡的月光下,面前的男子长发飞扬,一袭白衣翩然若仙。我看不清端木泽的眉眼,只觉得他一直在对我笑。

“如果,你在公孙府住得不开心,可以去找我。”端木泽似乎是在斟酌着措辞,不过言语间充满了诚恳。

“那,如果端木不弃,我今晚就随你走如何?”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竟做出如此唐突的决定,双目看向端木泽,他含笑点头。

想着这么离开总有些不妥,我找来纸笔写了几个简短的字:蒋芙,我走了,勿念。然后用镇纸压在我住房间的桌子上,相信明早有打扫的丫环不难发现。

“你就不和蒋芙告别吗?”端木泽轻声询问。

我摇摇头,如果和蒋芙说我要离开,她定是不肯,而我在公孙府里的情形也实在是窘迫,还不如早日抽身,前面是险滩还是暗礁随它去了。

小心的躲闪着公孙府里的下人,免得便人发现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我和端木泽轻手轻脚的出了院子。

出了大门,我长舒一口气,向门内望了望,原本以为可以和蒋芙在公孙府多寻得一丝亲情的温暖,但这一切都成为了奢求。

端木泽按了按我的肩:“乔姑娘,如果你需要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依然是不高的声音,却让我为之感动。

我暂时需要的只是一个容身之所,至于其他还从来没有想过,早已习惯了和蒋芙形影不离,什么都不想,自然有大大咧咧的蒋芙为我做好一切。

黯然了一会儿,但很快轻轻拂过的风便令心情好了一大半。从来没有想过有月挂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情怀。现在将满未满的月正挂在天边,不时有浮云遮住澄亮的月光,一切在月光的照耀下都那么惬意而安详。

“在想什么呢?”端木泽拍了拍我的肩。

“没,没什么。”想到刚才我怔忡的表情一定不会好的哪里去,我弯了弯嘴角努力扯出一个笑容说:“其实在这样的夜晚散步也不赖。”

“那我以后就天天陪你在月光下漫步,可好?”端木泽脱口而出,他的神情一敛,似乎也觉得这句话委实有些唐突,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和端木泽一起在月夜里散步,这个提意真的不错,不过端木泽在我眼里只一个单薄的侧影,是危难时伸出的一双手,是窘迫时及时求之不得的温暖。

我甚至不知道端木泽的人生,不知道他的一切,如果我能参与到他将来的人生里,是福是祸不得而知。

“饿了吗?我们去吃东西。”端木泽拉起我的手穿街过巷快步走了起来。

“这么晚了,哪里还有没打烊的店家啊!”我大声喊到,但心里却快活得不得了。

果然在街角处看到了朦胧的光亮,有一个老伯正浸在热气氤氲里,不知道在煮着什么。

端木泽凑了过去,熟识的打招呼:“福伯,还有元宵吗?”

“有,端木公子来得正巧,就剩下最后两碗了,我这就给你们盛上。”被唤做福伯的老者把汤圆盛到碗里,然后又一一的把碗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我只顾着呆愣愣的看黑暗中不断蒸腾的热气,直到端木泽扯了扯我的衣角,示意我元宵已经盛好了,我才回过神来。

现在也有元宵吃,这个时候,还没有到中秋节,我不相信的看向桌子上摆着的碗,而干净的白瓷碗里确实安安静静的躺着肥肥胖胖泛着光泽的水煮元宵。

小说《独宠妖后》 第十一章 水煮元宵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异世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